[fēi yǐng]

飞影

编辑 锁定
飞影,《幽游白书》里的人物之一。出生在冰河之国,因是忌子而遭到舍弃,为了生存不停的抢夺和杀人,为了寻找妹妹和自己的冰泪石,而请魔界整形师时雨移植了邪眼。常常身着一手机天堂白色手机身黑衣,武器是剑。动画版配音员:日本:桧山修之;香港:林保全(TV版)\ 郭志权(剧场版),台湾:陈进益 。
中文名
飞影
配 音
手机天堂白色手机 桧山修之
登场作品
幽游白书
生 日
11月11日
性 别
血 型
AB
身 高
158cm
体 重
48KG

角色设定 编辑

开始与藏马刚鬼一起偷了灵界的3个宝物,与灵界侦探的幽助对抗,最后被由暗黑镜反射回来的灵丸击中,而被幽助逮捕。后来灵界以帮助幽助为条
动画人物形象 动画人物形象
件交换自由,飞影帮忙幽助打败四圣兽,在垂金别墅救出妹妹雪菜,参加暗黑武术会……
飞影表面上虽然冷酷,但实际上是一个热血善良的人,只是没有在外表上表露出来而已。
与藏马的相识第七卷中介绍。被幽助深刻影响,习惯与桑原拌嘴。
其他资料:5岁时能力达到A级妖怪(漫画第17本),为了寻找妹妹和自己的冰泪石,找魔界整型师时雨做了移植邪眼的手术,移植之后所有妖力归零(漫画第18本)。和幽助斗法的时候,能力为“D级中级”的妖怪。半年之后达到“B级中级”的妖怪(户愚吕弟的评级是B级上级),经过与仙水的战斗之后再次超越,加入躯的集团之后半年,A级妖怪已经“满足不了”飞影(漫画第18本11页),但其实力还是在躯的“77人直属战士”之下。与“77人直属战士”中实力最低的时雨同归于尽之后,受到驱的改造。又过了半年,成为躯身边的首席战士。除此之外,移植邪眼的代价是:“即使找到妹妹,也不能相认”但在之后打败了时雨,按照时雨的说法应该可以相认,但是最后也是没有相认。

幽游白书 编辑

一个十四岁的不良少年,浦饭幽助为了救一名小孩而被汽车撞死了
飞影图册
飞影图册 (18张)
,由于灵界并没有预计到他的死亡,并没有他的容身之处,所以他得到了一个重生的机会。经过了灵界的考验,幽助终于重回自己的身体,并成为灵界侦探。
在一次任务中,幽助结识了藏马和飞影,他们三个加上桑原(幽助的死党)一起替灵界解决了不少的案子。接着在“暗黑武术大会”中击败实力强劲的对手们,他们的实力和友谊与日俱增。
为阻止前任灵界侦探-仙水忍,打开魔界到人间界的通道,幽助他们进入了魔界,幽助被仙水杀死了了,但原来幽助本来是魔族的后代,在千钧一发的时候,幽助的魔族血统觉醒了。在父亲的帮助下,幽助终于打败了仙水,众人也回到了人间界。
幽助他们和仙水的打斗惊动了魔界里的妖怪,其中势力最大的三组集团--雷禅、躯和黄泉各自向幽助,飞影和藏马发出邀请,希望他们成为自己的助手。幽助因为不满雷禅在他和仙水打斗的时候插了手,要去找他讲个清楚,而飞影为了给自己一多些的战斗机会和经验,就接受了躯的邀请,藏马则因多年前的一些恩怨,不得不接受黄泉的邀请,他们三人都又再到了魔界,更于不到一年就成为了各国的次强者。
一年后,雷禅死去了,幽助成为了该国的国王,并提出了要举行一场魔界统一战,胜利者可以成为魔界的统治者,反之,落败者便要听从胜利者的命令。第一次魔界统一战的胜利者是雷禅以前的朋友--烟鬼,他订立了“不准干扰人间界”的规定,并希望每三年便再举行一次同样的比赛。赛后,幽助和藏马回到了人间界,而飞影则打算继续留在魔界。

详细介绍 编辑

人物特点

四人团体中比较个性的角色,敏捷型英雄,最大特点是速度快,由于身
飞影图集
飞影图集 (20张)
世离奇,一出生便有强大妖力,再加上后天努力,其格斗技能和妖术拳法都很精通,战力很强。武器是剑,不用剑的时候可以通过额头上的邪眼召唤出魔界火焰,从而使用绝招邪王炎杀拳,邪眼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功能,主要是有类似千里眼的功能。飞影是主角中最酷的人物,似乎也是在读者中有很高的人气度。读者喜欢他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飞影很酷。冷冷的外表,冷冷的表情,冷冷的眼神。打架的时候身手矫健,敌人往往还没反应过来就中招了,而手下决不容情,一出就是杀招,确实很厉害,看他的打斗从来不用担心,因为他的绝招总是压倒性的强大。
飞影由于强大而自负,通常的表情是冷冷的高傲,他也能敏锐的看出战斗中的形势,战斗中不管敌方或我方出什么招数,很少能让他吃惊,惯常的表情只是眉头一皱,嘴角一挑,那笑也是冷冷的,更显蔑视。几乎从来不会夸奖和鼓励别人。对于实力不如他的,他一向就没有什么耐心;对于实力比他强的,他也不会轻易认输,一般来讲他不认为有人比他强,如果有人比他强,他也会尽力锻炼自己使自己最后超过那人。对于产生于强大中的自负,要降伏他也只有更加强大。
飞影表面冷漠,对别人的事似乎从来不放在心上,只以自我为中心,不会想到主动帮助别人,多少有点自私,是流川枫式的人物。其实他的感情深沉内敛。身为妖怪的他,似乎羞于承认自己心里也有温柔,也有爱和被爱的需要,找多少理由也要掩饰自己。但他对妹妹的亲情,对朋友的友情,总是在一不小心就流露出的关切中暴露无遗,他打死也不承认的表情显得很可爱,最经典的当属暗黑武术会上会场坍塌时救雪菜的那一幕,“不要傻盯着我。”无比深情又冷漠的样子。宣扬自我中心的他,为了朋友,也可以拼命的,在暗黑武术大会上,藏马与魔性使者队的战斗中身受重伤失去知觉,被卑鄙的爆拳殴打,他就曾打算不顾一切的冲出结界;在幽助被仙水杀了之后,他也曾忘我的战斗,为了报仇。东方人的感情含蓄,崇尚坚毅而内敛的性格,所以很容易会被这样的男人打动。

飞影印象

飞影在漫画中也有一段长的成长经历。魔界统一战的情节多有漏洞,我一向对其主线剧情基本无视,但是那里介绍的几人的过去倒是有点看头,对他们性格和成长的理解是有补充的。飞影出生于雪之国。雪之国没有男人,雪女可以直接生育,生下的也全是女孩,只有男女之事后才会生下男孩,所以雪女一旦生下男孩,就意味着……。雪女生下的男孩,被称为“忌子”,是要立即处理掉的,因为忌子是火妖,是雪女的克星,生下男孩的雪女也会受到惩罚。飞影就是忌子,一出生便有强大的妖力,雪女们用符咒封住他,扔下了悬崖。被扔掉之前,飞影得到了母亲的信物——雪女在生孩子时会流下一滴眼泪成为冰泪石,是稀世珍宝。
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大妖力和天才的战斗领悟力,并且还有人人觊觎的稀世珍宝,在强盗窝里长大的飞影的成长之路似乎已经注定了。没有温情,没有侥幸,这是个以力为胜的冷酷世界,一切全要靠自己,要杀死对手才能生存下去,不然就是被对手杀死,也没有人会同情。只有变强,只有冷酷,这正是飞影一直以来的信条,战斗是手段,生存是目的,至于为什么生存,他都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考虑,因为维持生存已经要用尽全力。但是,若说不为了什么而生存,为什么,他会在心情郁闷之时,借冰泪石平静下来?冰泪石是他心中的寄托吗?
动漫 动漫
只是冰泪石吗?冰泪石代表了什么意义呢?他的家乡,他后来回去了,可是并没有如他所发的誓愿那样,杀掉所有雪女;他的收获是得知了母亲的死和妹妹的存在。从此以后他就开始了漫长的寻找过程,寻找妹妹,寻找后来无意中丢失的冰泪石。很难想象一个崇尚暴力、冷酷无情的人,会对亲情这么执着,而且是他从没得到过的亲情。也许,飞影的心里天然有对感情的亲和欲望,得不到感情使他更加渴望感情。也许,他已经足够强到保护自己了,也应该给自己找个目标了。
一找到目标,飞影就很认真了,当刚刚能腾出时间来思考时,所有人都会考虑为什么而生存的问题的。不然没有理由生存下去的话,自己都会陷入混乱。飞影的生存目标,只有那一个吧,所以他不惜牺牲自己A级的妖力装上邪眼,只为了能找到妹妹。知道他唯一信奉的就是力量,可知道这样的牺牲有多大,从而也可知道生存目的的重要性。飞影为了亲情而放弃力量,是很伟大的行为,但他自己当时却不自知。来到人界,初识藏马,打了半天才知道是被挑拨了,不打不相识。藏马为他治伤,又一眼就几乎看穿了他最心底的秘密。飞影毕竟年轻,与人相比可能年头不算少,但在妖怪中就只能算个孩子,在聪明而处世老到的藏马面前,几乎是透明的。飞影也对藏马印象深刻,所以后来才会与他合作,盗取灵界宝物,从而遇见幽助。与幽助的战斗是他们俩在漫画中头一次亮相。
人们之所以喜欢藏马,也许一个理由是飞影给我的第一印象太坏了吧。飞影完全是以反派出场,而且还是个不怎么高明的反派,竟然拿主角的女友做人质,战斗的时候除了很张狂,也没显出有什么实力,他赖以成名的速度在当时完全被幽助掌握,加上藏马出头,很快被打败。如果把全书联系起来看,确实不知道飞影是怎么想的,不是来找妹妹吗,怎么突然想与灵界和人界为敌,偷三件与他的目的毫无关系的宝物,然后想称霸?而且就凭他当时的妖力?大概只能解释为作者当时并没有想好后面的内容,也许甚至一开始都没想把他画成主角(虽然他出场时也是很帅的,不过战斗时张狂的样子也不太好看,尤其是妖化后只能说恐怖……可能作者也发现了吧,之后一直没有再让飞影妖化过)。不过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,等作者画到妖魔街的时候,也许是觉得四个主角比较好看,就突然想到了可以把飞影拉出来帮忙(桑原在幽助打乱童的时候被决定为主角了,藏马以正面形象一出场人就知道他已被内定为主角了)。既然是主角,就不能再像以前那么不象样了,为了让飞影翻身,作者在这场主角聚齐展现本领的第一场战中把飞影塑造得格外抢眼,那种无与伦比的速度和毫发无伤的一击必杀瞬间迷倒了大量的读者,转型成功(真奇怪如果他那么厉害,与幽助交战时怎么不使出来,幽助绝对挡不住)。
且当这种安排是合理的,回到飞影的成长。飞影在背叛之门是第一次受到震撼的时候。在以前,他不相信世界上除了对手还有什么。即使和藏马合作,关系不一般,也只是合作而已,没有用了就不用再合作,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,甚至变成敌对方,都很正常。幽助的信任打破了他的信条。很讽刺的,他虽然想要感情(表现为想找到妹妹),可是感情出现的时候却不认识。幽助所遵循的是他从没见过的风格,不存在利用之心,也就没有防范之心,自己的性命怎么可以就这样托付给别人?飞影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信条,这种感觉虽然不认识,可总感觉比过去非要和遇见的每个人都拼个你死我活要好,知道有个人,你不用防范他,他不会杀你,不会抢你东西,不仅不会算计你,反而处处为你着想,从来不会想你有没有用,只想我对你有没有用,这种感觉,到底是比孤单一个人要好。信任是一种强大的感情,伙伴关系是一种奇妙的关系,尤其是与没有同伴意识的四圣兽团队对比,在敌方团队只有孤军奋战,还要防范被自己人抛弃;在我方团队却可以放心大胆的拼命,因为知道如果自己不行了,会有人守护,油然而生的优越感,飞影刚刚看到一点苗头,他想接着看看吧,到底会如何发展。终于他的表现还不赖,让主角们和读者们都松了一口气。这时飞影就从完全的“我”中跳出来了,开始看到自己以外的别人。在青龙杀掉没有利用价值的白虎时,飞影就看不惯了。成长得过于迅速吗?不过,可能很多时候,成长就是这样,看似不起眼的小事,一晃就过去了,却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,在心里起了革命,人确实会因为最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起最深刻的变化,只要茅塞顿开就行。这就是飞影初次见识到真正的感情。在打败朱雀后,面对舍身而战的两个人类,飞影说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牺牲自己为别人而战,以前他也的确是只考虑自己的,但,当时发出疑问的飞影,已经不同了。后来参加暗黑武术会,伙伴意识就得到了一个最好的机会渗入飞影冷酷的心,共同经历过生死关头的人们很容易结成生死之交;又因为找到了妹妹,也触发了他的感情开启。当然,他是不会承认的,从小根深蒂固的信条,让他始终还是看重力量胜于一切,最信任的还是自己的力量;没有温情的童年,让他把表达感情看作是羞愧的事情,脆弱愚蠢的表现。他有了感情也当作没有,或者说,是他不愿意接受有了感情的自己。他的自我意识还是矛盾的。后来在魔界洞窟开启的威胁下也才会有一开始漠不关心的举动,他要维持自己冷酷的一贯形象,做点事情首先要讲条件,虽然他甚至是偷偷跟踪幽助(不然很难相信那么巧在刃雾下杀手时出现),关键时刻出手相救,还和幽助肉搏一场以满足幽助的愿望(非常可爱的行为,这一刻飞影的冷漠荡然无存,非常的人性化),并提出忠告,明摆着是关心,也还要找一堆不是理由的理由。因为他的自我认同是冷酷,对他来说感情是不好的,会被利用,被伤害(在藏马身上总有一堆教训……),童年的阴影一直缠绕着他,他要装出一副冷酷的样子才能吓人。这一点,藏马看得最清楚,只有他知道怎么对付飞影的表里不一,给他压力又给他台阶,让他在尽可能不造成自我混乱的情况下做他真正想做的事情。因为把自己当成坏人,做件好事还得自己跟自己战斗一下,飞影活得也真够累的。
此后飞影是逐渐变化的,虽然越来越认同这种伙伴关系,越来越离不开友谊,越来越富有感情,可是没有阶梯式的飞跃。直到遇见了躯,是他第二次比较大的变化。

角色评价

如果说前面飞影主要是在学习感情,主要是在受别人的影响,只是在心里悄悄的发生着变化;那么,遇见躯,就像是他把学到的武功应用于打架一样。躯的身世,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他把接受的感情训练释放出来,也可以去影响别人。躯的身世同样离奇,而且跟他是很有异曲同工之处的,他们同样是一出生就被放逐,飞影伤人而生存,躯是自伤而逃离苦海;他们都是从小就没有温情,没有爱,却同样渴望感情,飞影心中潜在的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,躯是寄托在一个虚假的温情记忆上;他们同样也都不相信感情,在严酷的生存斗争中屏弃没用的感情,看不到自己最渴望的东西,处于没有目标的空虚和自我否定的矛盾当中。但是,飞影在遇见躯的时候,已经如前所述的改变了,躯仿佛就是过去的他,一定引起了他的共鸣,知道他的过去的躯,当然更早就共鸣了。刚刚改变,而且正在改变,飞影不费力就可以把还很新鲜的经验传授给躯。当他在改变别人的时候,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的深刻变化产生了,从这时候起,他不仅是看到别人,而且是主动付出感情了,从被动到主动的变化。躯的生日贺礼,一句“Happy Birthday”,他已经学会为别人考虑了。
当然,飞影并不是已经发展完全了,他自己还在转型期,他和躯更像是两个孤单的孩子,发现了另一颗同样孤单的心,于是两份孤单接近了,相互扶持着寻找道路,逐渐的熟悉感情,适应感情,不再孤单,最终才能接受有了感情的自己。
漫画的最后,飞影也还没完全学会,而且依他的性格,也许就停在某一阶段了,稍嫌冷淡的阶段。他始终不会像幽助那样什么都写在脸上,不会像藏马一样怀有热烈的爱。表达感情到躯的生日那样已经是极致了。你不用指望他在你需要的时候说好话安慰你鼓励你,不用指望他会专门顾忌你的感受,连他知道雪菜在寻找自己的哥哥,还是不打算告诉她,若说以前是为了她少一些烦恼,可是就忍心让她心里一直牵挂,一直也得不到结果,说到底还是嫌感情之事麻烦吧。他一直不愿意把感情表达出来的。虽然很酷,可是真憋死人了。不过,他可以做到的是,如果他牵挂的人需要他,他知道了,一定会出手的。对他来说,这就到头了;对别人来说,这也就够了。

必杀技

〖刀术〗手持一把不算长的直刀,刀法之快连幽助与藏马都赞叹不已,与四圣兽之一的青龙对决时,盛怒之下一瞬砍了十六刀!
〖邪王炎杀炼狱焦〗邪王炎杀拳之一,以火炎包裹着拳头击出。虽然是人间界的火焰,但威力惊人。在暗黑武术会中曾对黑桃太郎使用过。
〖邪王炎杀剑〗邪王炎杀拳中的招式之一,以混合着妖气的火焰包裹剑身,配合飞影高超的剑术发动致命的攻击,因邪王炎杀剑招式与桑原的灵气之剑相似,因此被飞影认为是很丢脸的一件事。
炎杀黑龙波〗邪王炎杀黑龙波是飞影最厉害的绝技,能成为发射性的武技,也能使术师的妖力大增,充当药引。在暗黑武术会中与武威对战时发挥了强大的威力。放出黑龙波的飞影需六小时的冬眠才能恢复体力。

解读飞影 编辑

A~G

abandon 遗弃
“我是冰河忌子……一个出生,却不被爱的孩子……”生而被弃的命运,清醒的仇恨与痛苦,自被从悬崖抛落的那一刻起,飞影,就注定踏上了被黑色的宿命之风所环绕的不归途。
black 黑色
黑色的发丝、黑色的衣衫、黑色的斗篷、黑色的炎龙……永远选择极端对比的黑与白,是他兼具邪恶与纯洁的个性的象征么?
cool 酷
飞影的酷不容置疑。酷酷的外表、酷酷的装束、酷酷的武功、酷酷的个性,还有那“感言?什么感言?”之类的酷酷的台词:果真是酷到极点,酷到一塌糊涂。
dragon 龙
龙,更确切地说应该是飞影的绝技:邪王炎杀黑龙波。经典得不亚于藏马变身为妖狐。如果一定要将这两个场面加以类比,只能说是:前者≌“怒剑初出/山河失色”(古龙《那一剑的风情》);后者≌“狂花初露/艳冠群芳”(古龙《那一剑的风情》)。
eye 眼睛
“邪眼师,其额上的第三只眼可以控制人类、低等妖怪……”富坚第一次提及飞影的邪眼时,用的大致上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词句,可谁又曾料想得到深藏于那邪眼背后的其浓如血的亲情的羁绊?时雨的手术刀切开他额前皮肤的那剧痛的一瞬里,飞影的心中是否却正荡漾开爱的温柔?
flame 火焰
一层层地解去右腕上的绷带,露出盘绕的黑龙。来自冰河之国的火炎系妖怪张开他的邪眼,妖气值瞬间飚升。龙,翔舞;火,飞腾。那真真正正来自于魔界炼狱的黑色火焰呵,挟着强大的妖气在斗场上燃烧……
冰河之国,隔着一层世间最寒冷的云雾的遥远的冰河之国,仇恨自此开始的地方,却也是生命自此开始的地方。爱与死亡。希望与绝望。孤身重返,当真是为了践行杀戮的誓言么?还是,为了心底那份连自己也不敢去面对的对故乡的归依之情?

H~N

height 身高
可能是飞影的致命伤呢。不过剑心奇牙也是迷你型的美男子,爱一个人连理由都可以不需要,何况是身高?
icy 不友善的
不幸的身世造就了飞影过分敏感的性格。与外界永远保持着一定距离,对陌生人始终深怀着一份戒心。对救过他的藏马都可以说出“不看在你救我的份上,早把你杀了”的话,飞影的难于接近可见一斑。
jeer 嘲讽
平日惜语如金的飞影在有机会嘲讽他人(尤指桑原)时却从来都不遗余力。证据一:“那个毁容的说的没错”;证据二:“我本来是不想用这招的,因为形象实在太差……还有别人吗?”幸好幽游里还有一个更擅长捉弄人的藏马,否则飞影岂非遇不到克星了?
kindred 亲属
母亲在生下他不久后就撒手人寰,双胞胎的妹妹又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相认……无言地伫立在母亲的坟前,心中的感受是无以叙说的吧。而当他于千钧一发之际从会场的废墟里救出雪莱时,那份百折千回的柔情与关切又有什么能够比拟呢?
live 生存
“我很高兴,一生下来就找到生存的目的……把冰河之女全部杀死……我会活下去的!”飞影悲剧性的誓言,很多时候,生存岂非比死亡更需要勇气?
monster 妖怪
天才同人《幻影与谎言》一开篇是这样介绍飞影的:“飞影不是人类,是妖怪,再细分的话是火炎系妖怪。”事实上,在幽游的世界里,妖怪没什么奇怪的,奇怪的倒是“妖怪竟然和人类在一起,还亲热地说着话。”而这种事若发生在自幼就被人类抚养长大的藏马身上,也没有什么奇怪的,但对于飞影而言,却无疑是性格的一大发展。
numskull 白痴
飞影的经典台词,几乎和他的招牌黑衣一样著名。而飞影对该词使用频率之高,算起来恐怕也只有另一位超极酷哥流川枫才堪匹敌。

O~U

objective 目标
从复仇到雪莱到冰泪石再到最强的妖怪,潜意识里恨不得自己从没有出生过的飞影一直在寻找活下去的理由,以抵御死亡的诱惑。然而当雪莱把自己的冰泪石交到他手上的时候,所有的理由都在瞬间崩溃了,飞影终于开始思考死亡的意义。幸而此时他遇到了躯,“我好像喜欢你了。”对飞影这样感情内敛的人来说,这句话的出口无疑等于终生的承诺。魔界比武大会上,躯手上的镣铐粉碎,飞影心头的迷惘也终于尽散。在躯怀抱中沉沉睡去的飞影,表情恬静而温柔,只因他终于找到了此后的人生目标:爱之真义。
partner 同伴
“我,是他们的同伴。”面对雪莱的疑问,先是怔了一怔,尔后轻声地回答。掩饰了深深亲情的同时却流露出浓浓友情,那怕是连自己也始料未及的吧。
quick 迅速的
飞影的速度一如其名。漫画版冲破背叛之门一章中,有一个极出色的镜头,纯用排线的背景来表现飞影冲出的速度,自此再不敢贬低富坚大人的画功。
resemblance 相似
就是奇犽和飞影殿的相似性啦!众所周知,奇犽和飞影实在是太像了。从外表来讲:发型、脸型、眼睛、身材……简直就是对方的翻版,几乎可以说是孪生兄弟似的。就背景来说:飞影从小被抛弃,被盗贼收养,凭着天生的力量和对血与尖叫的渴望,一度冷酷无情直到遇到幽助;而奇犽生在杀手世家,是个天生的杀人者,他在遇到小杰后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厌倦杀人的……
很像,真的很相像。不过飞影是飞影,奇犽是奇犽。两人还是不同的,飞影在性格上更酷一些,奇犽则平易近人的很,而且时常可爱狡猾得让人心疼。
shirk 逃避
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自己是雪莱的哥哥,除了固执外,更有着害怕受伤的心理吧,于是只有用这种方式来逃避。
talent 天才
绝对的天才,飞影。从小对力量有着特殊天赋的飞影,生下来注定就是一个天才型的强者,加上自己的邪眼与必杀式的黑龙波,给人的印象中,飞影是一个绝对的天才。
unrivalled 无与伦比的
无与伦比的飞影大人!无与伦比的速度,无与伦比的酷,无与伦比的强大,外加无与伦比的口是心非……
variation 改变
幽助的热情与信任,温暖了飞影,连藏马也说:“遇见你以后,他一直在改变。”

W~Z

watch 守护
漫天的飞雪里,雪莱的背影渐渐远去,幽助问:“不告诉她你是她哥哥吗?”“我在魔界犯了很多的罪,她有我这种哥哥开心吗?”垂下目光,飞影轻声地回答,“我只要远远地守护着她就足够了。”那个时候,飞影在想什么,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x 未知
飞影,在魔界的路会怎么走,他和幽助,藏马,桑原还会有怎样的相遇,而他和雪莱,还会不会继续选择远远守望,他和躯又有怎样的结果,我们不得而知。
yearn 渴望
“就是再冰冷的大地/也是隐藏着温暖的啊”外冷内热的性情,使他太惯于深锁自己的情感。然而,纵然是在再血腥的战斗之后,凝望着冰泪石都可以令他的心安适下来,只因,那是母亲的遗物、母亲的泪水。飞影,看上去再高傲、再冷漠、再坚强,在那一刻,也只是一个孤单的孩子,一个充满对母爱、对亲情的渴望的孤单的孩子。
zest 增添魅力
“一张酷到极点的脸,让许多人无法忘怀。”不能想象,没有了飞影的《幽游白书》会是什么样子,至少是不会如此精采而个性飞扬,飞影为幽游白书增添了非凡的魅力。

《三国杀》神曹操技能 编辑

锁定技,其他角色计算与你的距离+1。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词条标签:
文学形象 动漫人物 人物